当前位置:首页 > 吴氏文化 > 碑墓 ◇公益性民间网站,传承优秀文化,发扬泰伯精神

探寻湮没的古墓

       会昌吴氏河坊围公祖墓因为大多建于子诚公原暂住地铺背周围,比如铺背的蟠龙形,牛牯洞七冢落地形,剑出下蛛蜘网形,家型等都是早年的大型墓葬,有的多年早已被毁,多数因社会变革,修水利,开荒种茶果,建学校与民房和自身迁居等,因年代与地理位置久远,缺乏管理,已无一完整之祖墓,甚或已无法辨认。2009年,河坊围就近择取三角塘戍山辰向辛已修建起了一座1~9世祖26位嫡系祖公作纪念性的祖墓。于孟夏月下浣完工作后代子孙缅怀祭祀。

寻找湮没的古墓

(新作祖墓)

       2020年,为了希望有所发现,并为我族找到提供一些有效证据,首先定了一个明确的目标,第一次再去探寻我们的一位四世祖,走过高陂水库,开车走了十来里路,在路人的迅问下,有位老人告诉了我们大概位置,说祖墓是我们的,好几十年无人来过了,那天天下雨,新开的路基异常泥泞不堪,出于安全考虑,他的爱人不肯让他带路,我们也只好徒步前行。依照人家大概描述的位置,也许是已乎没有路,越过了几条水沟,顺坡脊而上爬开一尺多厚的残枝败叶,终于找到一碑,碑上早已没有任何文字了,我们除了惊叹所处地形地貌外,只好拿出手机下载罗盘软件,放于碑面,作了个方位方向角度的记录。

       我们的祖墓四世那么远,无非是想给后代广阔的生存空间,现实很残酷,由于宗传较慢,如今落入它姓手中,在那个不同寻常的时代,许多东西认作是腐朽,被人挖去搭石桥,做井盖去了,厚达四寸的石碑依然启示着前辈对后辈的期望,明堂的水库,案山的笔架,恢宏的墓形,后山圆且高厚的大土包,更象一位老母亲无尽的爱的力量,祈佑着她的后世子孙才学与富有,祖辈远大的抱负一下洗涤尽劳苦的风尘,只有当有一天你真正感受到家族的“丰满”时,你才不会抱怨生活的乏味,果不其然,宗谱记载中唯独传下全村的人。后来查证,原山所葬的三个墓点,按这个角度方向推算对照谱文应该是曰应公的,我们的第四世公,心里不免异常兴奋。

寻找湮没的古墓

(曰应公墓)

       接照谱文记载,二世祖就在村内,可这里周围都是稻田,也早已没有了当时所说的“蛇仔嘴头”地名了,而我们只好去问当地比较长辈的首先说出大概印象,终于找到突破口。

       我村其它并无古墓,据说有一土墩,是全村花了几代人担石而成,并且作一神位,是我吴氏的社公老太,由于当地社公都是守门户的,通常作为水口,我们按方位,终于辨认出,作为地形的蛇,无非是古河径一条曲折的河堤,墓点是河堤出口点,似乎有点蛟龙入水之势,按谱书所言方向,结合水势流向,终于对应了水口方位。走近细看,果然发现一墩整齐的青砖,斜放在草从中。他们还告诉我,这地方土壤下层,有一层不可思议的三合土。

       河堤內侧,就是我们自家田地,有一高墩,至今也名“墩仔”,相传是画一八卦田,现已迷糊不清,我突然明白这就是具有“龟蛇”组合的“玄武”,八卦田就是神龟所负的河图神数,道教所推崇东西,我们二世祖就是生活在对应明朝朱槺那个时期。

       但现在二世祖墓地早已看不见了,据说我村人在上面种了点菜地,由于外出打工,经济往来,把它让给了他姓,没想到就在我们眼皮底下,我们二话没说,向他声明,无条件收回。因为我们明白,无论祖墓老与新,远在天边和近在眼前,只要我们有心,会去思考,它会给予我们无尽对应的上古信息,这些墓葬并且都在明代,里边所埋葬的墓志铭就将是破解我族六百多年来的祖辈渊源难题,上辈没有懂的,不代表我们不要懂,承认上辈失误并要愿我祖安息!

寻找湮没的古墓

(远看墓形)

       由于地形原因分析,让我们同时明白了上辈起村名的由来,河坊围的“坊”,其实指的就是“牌坊”,离墓不过二百米,其实就是三世祖永能,永明为父亲所做的“牌坊”,这是明朝的丧葬习俗。从谱文分析,相差许多年的夫妇还同葬于此,不仅表现出子辈对父辈的孝顺,也表现出二世祖夫妇对这片土地的热爱,和夫妻死要同穴的忠贞!依据祠牌名“荣贵流芳”的推断,分析谱中“荣贵”二字所代表的二行,从而也推断找出了三栋祖祠的真正始建者。

       今年五月,武平孔厦宗亲在宗谱中说:“康熙戍子年间,子信公裔潜迁(蔡十二娘墓)于(会昌)湘乡鸦鹊坝,葬于湘乡同厅(客家话:桐岭)蛇形。”据说是因为我辈扫墓,旧时交通,物资,通迅极为不便,早到祖地遭到叽笑,迟到遭到谩骂,兄弟之间一气之下潜迁回来,从此互不联系往来,相互斗起气来,具实,这些我上辈也确实讲过,桐岭蛇形祖婆地也确实附葬于此,也不敢过于写明,目前,我们也在为此相互再次证实,虽然有些自古早已湮没,但我们仍然会去努力寻找,我相信,我们不但可以要翻开他们夫妇,他的兄弟和姐妹,我们都将要知道他们的故事,因为他们都非常优秀!无论是这些湮没的东西或者是后面所建立的,都是他们的印记!

寻找湮没的古墓

       历史好痛,又是异常富有。或许我们每人对上辈不一定完全研透,不一定代表完全湮灭,但这是涉及血脉亲情的东西,只要你愿意走近,谁都愿意告诉你,指点你,即使有上辈们已乎忘记的事,只要你留心,那些他们用生命去书写的东西,都会让你找到证据,你,都会懂!

       关于我的同伙合作,我只是想说,我们不一定要有多大学问,也不埋怨别人愿不愿走段旅程,但必须愿意去给他们解惑,这是每个组织必需解答的课题,后辈如何光宗耀祖,因为后代有怎样的优秀,才能让上辈有怎样的出色!这些即将湮没的东西,它们都有不同的历史原因让人心痛,虽然久远,但不一定等于完全失去,追根溯源,任重而道远,将都是我们唯一要找的依据并作记录,社会的进程可能会将她再次改观,它唯一的意义,是提醒当自强,希望记录保存让人再次有证可据。




◆声明:本站属非营利性纯民间公益网站,旨在对我国传统文化去其糟粕,取其精华,为继承和发扬祖国优秀文化做一点贡献。所发表的作品均来自网友个人原创作品或转贴自报刊、杂志、互联网等。如果涉及到您的资料不想在此免费发布,请来信告知,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 全部资料都为原作者版权所有,任何组织与个人都不能下载作为商业等所用。——特此声明!

留言

验证码 表情

共 0 条留言(管理员审核才能显示),查看全部
  • 还没有留言,赶紧来抢沙发吧~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