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吴氏文化 > 吴氏文艺 ◇公益性民间网站,传承优秀文化,发扬泰伯精神

2019深冬北平的雪

2019深冬北平的雪

      滴滴答答一夜。

      北京的冬天少雨。二十多年来很少见到冬天下雨。

      预报说昨天下午5:00开始下雪,但这边一直没下,晚饭后打滴滴回来,滴哥说丰台那边在下,已经下得很大了。

      半夜起来看了两次。

      8:00起来看到雪正安安静静地在下。

      这是今年冬天的第二场雪。

      下了雪的北京就成了北平。决定和妻上山看雪。

      带上吃的、水和药,10:30出发,打滴滴到模式口,46.59。

      滴哥四川人,三四十岁的样子;来京十多年了,在京定居了。买的房山那边的房子,2013年买的。说那时一万多一平,现在三万多了;说四川那边没什么人了,房子也没人住了。闲聊一路。

      一夜之间,雪花开遍原野。完全不一样的一个世界。

      没想到山上雪这么大,防火道上铺满三五厘米厚的雪。边走脚下边发出滋滋的有节奏的声音。

      说迎春花是最早的花,以前还以为连翘花是迎春花。雪花开得比迎春花早,应该把雪花叫迎春花,或者叫报春花。好象有一种花叫报春花。想了好一阵,也没想出雪花应该叫什么花。突然恍然大悟,雪花就该叫雪花!……嗐!

      三种花,印象最深刻,一想起心就为之感动。一是,故乡老屋门前那满树的柚子花。一直觉得没有第二种花会如此馨香,如此沁人心脾。那棵柚子树历经百年沧桑,早已化为土壤。但它以另一种形式根植于我的内心,重新盛开在我的世界里;二是,小时候上学路上,那个山坳上那棵桂花树。每年农历八月,满树芬芳随风飘满附近村寨。前年回故乡,去看了那棵桂花树,已经不在了。旁边长出一棵,状如冠盖,郁郁葱葱,地上落满黑色的桂花籽。我梦中的那棵桂花树不死;三就是,冬天漫山遍野开满大地的雪花。雪花从酝酿到开放最具仪式感,一开始就让人期待,然后那么欢快,那么自由自在地漫天飞舞。一次次,我踽踽独行于漫天飞雪的大山中,看雪花飞舞,象个外星人独步地球,却没有一点孤独感。随着雪花一朵朵开满大地,从内心深处某个角落开始,慢慢地,我的世界也漫山雪花热烈盛开。

      几十里,厚厚的雪,每走一步,力量就会被消解一部分。到“翠微绝顶”下的防火道时,已经感到很吃力了。慢慢地走。心愉快。突发奇想,奥运会应该增加一个田径比赛项目:5厘米厚深山天然雪道,10000米,27182米、31415米。不是滑雪,是走或跑。那多有意思。

      妻兴致高,又滚又唱的。在雪地上打滚;按故乡民歌的调,自编自唱:

      雾气蒙蒙雪茫茫啊,

      ma nong di song a,

      夫在前来妻在后哇,

      gai zi ai 妻在后哇,

      双双把雪赏呀。


      饭养身来歌养心呐,

      ma nong di song a,

      一路看来一路唱啊,

      gai zi ai 一路唱啊,

      心情多爽朗呀。


      无限风光在山巅呐,

      ma nong di song a,

      不畏严寒来登攀呐,

      gai zi ai 来登攀呐,   

      雪趣乐悠悠呀。

      ……

      因时应景随心,时不时来一段。一路编了6段。

      沿路给鸟投放了一些吃的,把带的蛋糕给4条流浪狗吃了。

      边走边一起唱苏格兰民歌、经典电影“魂断蓝桥”插曲“友谊地久天长”。

      南国的雪与北国的雪性格不同。故乡黔东南的雪温柔滋润,北国的雪恣肆豪放。都无限美丽动人,让人无限喜欢。

      刚上山不久,一次偶一回头,来时路上,正中央,与雪地浑然一色,一条猛犬正蹲在地上盯着我,一瞬间还以为是谁的杰作,堆的雪人。鬼使神差地招了一下手,竟朝我飞奔而来。顿时20几年前被两条狼狗前堵后追的阴影在心底迅速蔓延。跑,只会更加激发对方把自己作为猎物追捕的欲望。风雪中心中一阵凌乱。幸好小时候每年都养狗,直到十二岁离开故乡,懂点狗语。给它一把黑加仑。准确地接入口中,然后又跑回去坐等它的主人。这狗叫花卷,是雪橇犬。主人姓李,58岁,退休几年了,走了不少地方。与一般人反其道而行之,冷天到更冷的地方去,热天到更热的地方去。热天去吐鲁番。那里当年那个淘气猴大闹天宫时把太上老君的炼丹炉的一块砖蹬了下来,至今还热得象火炉一样。前天刚从漠河回来。开着车去过贵州一个月。要了我们的手机号,说下次准备去贵州住几个月,到时咨询我们。花卷不让老李抽烟,一抽就汪汪地叫个不停,老李只得把烟掐掉。和花卷就算认识了。几个小时后,老远,我们还没看见它,它就兴奋地狂奔而来,围着我们转,跟我们亲热。花卷的世界简单。他们得原路返回。他们的车停在山下。看着花卷远去的背影,我呼唤它,它又回来围着我们转了一圈。然后就……永别了。

      人,从出生到……那个地方,大概就是由一次次邂逅和永别完成的吧。有的象鸟儿从空中飞过不留痕迹,有的象稚童在门前的小水汪中投下一粒石子激起一点涟漪,有的会在心中刻下深深的印记就象雪花开满大地。

      一山又一岭,一身又一身汗。

      暮色苍茫中,水汽蒸腾,白雾缭绕,远山近树,时隐时现。身临其境,飘飘欲仙。

      一条条雪道经过艰难跋涉从四面八方汇聚山巅。

      一条西去的雪道尽头,一轮红日即将落山。似烟似雾中,仿佛神仙归隐去。仿佛只差一步,一场千古邂逅就会发生在2019深冬北平雪花纷飞的大山中的这个岔路口。

      The Nature is absolutely and only the greatest artist.

      一个多小时的下山路,又长又陡的一条洁白之路。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

      仁智者乐山乐水乐自由。

      无数次,我穿行在大山中,随四时变化,看草长莺飞,看树木发芽,看春风中羞涩脆嫩的叶子低吟浅唱,看绿树成荫,花开花落;我站在山巅看云卷云舒,看日出日落,看群山从遥远的天边穿过重重迷雾策马奔腾而来;我在山中水边林深处品茗看书听风声雨声水声听鸟啭虫鸣。当然也有无数次的……饥寒交迫、刺激和惊吓。

      很难想象,一个人的命里没有山会是什么样子。

      没有山,命里就不会有山石花草,不会有森林草泽,不会有江河湖海。

      没有山,命里就不会有雪花飞舞,不会有柚子花桂花盛开。

      没有山的命里更不会有诗、有歌、有文学、有心灵的自由。

      下次带个雪橇上山。

      在碧云寺后身,有人停着一辆面包车在卖苹果。大果3箱/100.00,中果4箱/100.00。每箱10斤。卖的人40来岁的样子,说是他父亲种的,他是山西运城人,他在北京,帮他父亲卖。他父亲60多岁。买了3箱大果,100.00。留了电话。

      果农太不容易了。

      30斤苹果,用两个塑料袋和带的一个袋子装。这样的苹果在商店里要贵得多。平时下山后一般打滴滴回家。一种潜在的心理,支撑着一路提回来。

      我把这场雪定格下来,几十年后再循着今天的足迹走一遍:

      模式口——法海寺森林公园——虎头岭——八大处——陈家沟——南马场水库——香山顶——塔门洞——碧云寺——香山公园北门——香山公园东门。

      乘563到中央民族大学站,进小东门,穿过校园,19:20回到家。

      赶忙做晚餐,煮饭、洗菜。干大虾、老家来的鸭肉、远口发豆腐、酱牛肉、扁豆、小瓜,炖大白菜。喝了汤,吃了2碗饭。

      睡了一觉。

      看书。

      洗澡。

      一天下来只剩下一个字——爽。


       元田吴家女婿姚祖喜 于北京自在书屋

                       (2019.12.16)


上一篇:故乡的野菜

下一篇:离家越远思念越深



◆声明:本站属非营利性纯民间公益网站,旨在对我国传统文化去其糟粕,取其精华,为继承和发扬祖国优秀文化做一点贡献。所发表的作品均来自网友个人原创作品或转贴自报刊、杂志、互联网等。如果涉及到您的资料不想在此免费发布,请来信告知,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 全部资料都为原作者版权所有,任何组织与个人都不能下载作为商业等所用。——特此声明!

验证码 表情

共 0 条留言(管理员审核才能显示),查看全部
  • 还没有留言,赶紧来抢沙发吧~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