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吴氏文化 > 哲理 ◇公益性民间网站,传承优秀文化,发扬泰伯精神

名人读书趣事多

       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开卷有益”,是自古以来人们的共识。

      在知识这座山峰上,登得越高展现在眼前的景色就越壮阔,每一个人想要在这座山上爬得高,就要有渊博的知识,必须刻苦读书。

      古人爱书成痴,留下了许多关于读书的励志故事、经典趣事,但是随着科技的发展,人们逐渐对纸质书籍失去了兴趣,许多人一年到头也没翻上几页书。

      据有报告显示,2020年我国成年国民人均纸质图书阅读量为4.70本,人均电子书阅读量为3.29本,只有11.6%的国民年均阅读10本及以上纸质图书,仅有12.1%的国民日均阅读图书超1小时。

      古今中外,但凡有所成就的人都有一个相同的爱好——读书。很多名人志士爱书如宝,手不释卷,因此和书发生了很多动人的故事。

      当前,人们习惯了将手机捧在手中,而不是书本,在接受手机碎片化信息的同时,我们更需要静下心来,拿起书本读书。

      下面,为大家分享几则名人读书趣事,希望大家读后有所感悟,并重新捧起久违的书本。

      匡衡“借书”

      匡衡是西汉经学家,官至丞相。匡家世代务农,但匡衡却十分好学,勤奋努力。由于家境贫寒,家中没有蜡烛照明,就在自家墙壁凿了一个洞引来邻家的光亮,“凿壁偷光”的故事被世人广为称颂。

      为了学习,匡衡不仅“借光”,还“借书”。

      同乡有个大户人家的主人叫文不识,是个有钱的人,家中有很多书。匡衡就到他家去做雇工,却不要报酬。主人感到很奇怪,问他为什么这样,他说:“我希望能得到你家的书,通读一遍。”主人听了,深为感叹,就把书借给他读。

      于是,匡衡成了大学问家。

      李密“挂书”

      隋朝时期的李密,这个瓦岗寨的义军首领,少年时候被派在隋炀帝的宫廷里当侍卫。他生性灵活,在值班的时候,左顾右盼,被隋炀帝发现了,认为这孩子不大老实,就免了他的差使。

      李密并不懊丧,回家以后,发愤读书,决定做个有学问的人。

      有一回,李密骑了一条牛,出门看朋友。在路上,他把《汉书》挂在牛角上,抓紧时间读书。此事被传为佳话。

      苏东坡“探书”

      集诗人、词人、画家、书法家、美食家于一身的北宋大文豪苏东坡学识渊博,他有一种“各个击破”的读书法,即每读一遍书只探索一个问题。

      因为一本书的内容丰富,而人的精力有限,不可能一下子全部吸收,只能集中注意力了解某一个方面。要想探究历代兴亡治乱的原因,就从这个角度读一遍;要探究史实典故,就换另一个角度,再读一遍。

      用这样的方法读书之后,各个方面都经得起考验,多读几遍便能事事精通。

      李时珍“晒书”

      明代著名医药学家,被后世尊为“药圣”的李时珍,少年时,他居住的地方对门有家医馆,主人却是个不学无术的庸医,假充斯文,滥竽充数,开口《伤寒论》,闭口《药性赋》,自称“赛华佗”。

      但这庸医家财万贯,有着藏书的癖好,平时不惜重金,购买天下医书,以此来炫耀自己。

      李时珍家世代为医,家境仅温饱而已,再加上常常为贫穷患者义诊施舍,因之无钱买书。为了精湛医道,博览众书,他多次向这位庸医借书阅读,都被无情地拒绝了。

      一年夏季,梅雨季节刚过,庸医命家人将书房内的藏书搬到院子里晾晒。各种古典医籍摊晒了满满一院子,他自己洋洋自得地在院子里踱着方步。

      正巧这时,李时珍路过,见满院子晒的都是书,一时兴起,走进院子里,解开衣襟躺在晒书的架子旁,也晒起“书”来。

      “赛华佗”莫明其妙,问道:“李时珍,你这是做什么呀?”

      李时珍笑道:“我也在晒书啊!”

      “赛华佗”更为不解地问道:“你的书在哪里呀?”

      李时珍拍拍衣衫说:“我的书都装在这里面。”

      “赛华佗”听后,知道李时珍是在挖苦他,惭愧得满面通红,无言以对。

      唐汝询“摸书”

      明末清初诗人、学者唐汝询,小时候是个既聪明又可爱的孩子。自3岁起,便与哥哥读书认字,可到5岁那年,因一场大病,使他的世界从此失去了光明。

      唐汝询很痛苦,但他并没有退缩,反而激励了他刻苦学习的劲头。哥哥们上课的时候,唐汝洵就在一旁仔细地听,用心地记。

      虽然唐汝洵很坚强,但在学习过程中也遇到了不少困难,因为看不见,所以常常要付出比别人更多的努力。有时候,课文很长,他凭耳朵听根本就记不住先生讲的内容。于是,他创造了一个学习方法——用手摸,这种结绳记事法得到了很好的效果。

      唐汝洵还喜欢上了诗歌,诗歌中所描绘的意境,不用眼睛也能体味得到。经过不懈努力,终于成为了举世闻名的大诗人。

      王夫之“嫁书”

      明末清初大思想家王夫之,一生著书224卷。有一年,他的大女儿出嫁,王夫之高兴地捡起一只箱子,说嫁妆都备齐了。

      有人打开一看,原来是满满一箱书。王夫之对大家说:“这就是我多年来为女儿操办的嫁妆啊!”

      鲁迅“惜书”

      鲁迅在江南水师学堂读书,第一学期成绩优异,学校奖给他一枚金质奖章。他立即拿到南京鼓楼街头卖掉,然后买了几本书,又买了一串红辣椒。

      每当晚上寒冷时,夜读难耐,他便摘下一颗辣椒,放在嘴里嚼着,直辣得额头冒汗。他就用这种办法驱寒坚持读书。由于苦读书,后来成为了我国著名的文学家。

      不仅苦读,鲁迅还非常爱惜书籍,从少就养成了爱护图书的好习惯。

      鲁迅从少年时代起,就和书结下了不解之缘,他一生节衣缩食,购置了多册书本。他平时很爱护图书,看书前总是先洗手,书脏了就小心翼翼地弄干净。他自己还准备了一套工具,订书、补书样样都会。

      一本破旧的书,经鲁迅整理后,往往面目一新。他平时不轻易把自己用过的书借给人,若有别人借书,他宁可另买一本新书借给人家。

      王亚南“绑书”

      现代著名的经济学家、教育家、《资本论》最早的中文翻译者王亚南,胸有大志,酷爱读书。他在读中学时,为了争取更多的时间读书,特意把自己睡的木板床的一条脚锯短半尺,成为三脚床。

      每天读到深夜,疲劳时上床去睡一觉后,迷糊中一翻身,床就向短脚方向倾斜过去,王亚南一下子就被惊醒过来,便立刻下床,伏案夜读。天天如此,从未间断。

      1933年,王亚南在从红海驶往欧洲的船上,因遇海浪,大船颠簸得叫人无法站稳,他便叫餐厅的服务员将他绑在椅子上。服务员以为他怕摔倒,便照办了,谁知他却开始聚精会神地读起书来。

      闻一多“醉书”

      现代诗人、学者、民主战士闻一多读书成瘾,一看就“醉”。在他结婚时,发生了一件奇事。

      那天,闻一多家张灯结彩,热闹非凡。

      大清早,亲朋好友都来登门贺喜,直到迎亲的花轿快到家时,人们还到处找不到新郎。

      大家急得东寻西找,结果在书房里找到了闻一多。他仍穿着旧袍,手里捧着一本书入了迷。怪不得人家说他不能看书,一看就要“醉”。

      华罗庚“猜书”

      著名数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华罗庚学识广博,一生酷爱阅读,他总结出了一套有效的阅读方法。

      每当拿到一本新书时,华罗庚不会一字一句从头到尾地读,他的惯常做法是:先看看书的书名,然后闭上眼前,静思半刻,在脑海中设想。

      先想象如果写书的人是自己,会采用什么样的文风、篇章结构会怎么安排,然后再打开书,一一与自己刚才的猜想进行核对。

      如果作者的谋篇布局和自己的猜想相差无几,华罗庚就把书放到一边不读。倘若与自己的思路完全不一样,他才会捧起书本,认真地往下读。

      华罗庚自创的“猜书”法,即要从书本的奴隶变成自由选择的主人。择优而读,不仅提高了阅读的效率,减少了无用功,同时也使他在无形中养成了善于思考、勤于思考的习惯,思维能力和想象力也得到了提高。

      张广厚“吃书”

      数学家张广厚有一次看到了一篇关于亏值的论文,觉得对自己的研究工作有用处,就一遍又一遍地反复阅读。这篇论文共20多页,他反反复复地念了半年多。

      因为经常的反复翻摸,洁白的书页上,留下一条明显的黑印。张广厚的妻子对他开玩笑说,这哪叫念书啊,简直是吃书。

      曹禺“泡书”

      杰出的现代话剧剧作家,被誉为“东方的莎士比亚”的曹禺,抗日战争期间,在四川江安国立剧专任教。

      一年夏天,一次曹禺的家属准备了澡盆和热水,要他去洗澡。此时,曹禺正在看书,爱不释手,一推再推。最后,在家属的再三催促下,他才一手拿着毛巾,一手拿着书步入内室。

      一个钟头过去了,未见人出来,房内不时传出稀落的水响声,又一个钟头过去了,情况依旧。

      家属顿生疑惑,推门一看,原来曹禺坐在澡盆里,一手拿着书看,另一只手拿着毛巾在有意无意地搓。这哪里是泡澡,分明在“泡书”!

      朱自清“买书”

      现代散文家、诗人、学者、民主战士朱自清,在上中学时,就极喜欢读书,拼命买书。

      当时,家里每月给朱自清一元零花钱,大部分都交给家乡一家广益书局了,而且还常常欠账。

      后来,朱自清在文章中回忆时说:“这股傻劲回味起来颇有意思。”

      在朱自清大学最后一年,一次,他到琉璃厂去逛书店,在华洋书庄见到一部新版的《韦伯斯特大字典》,定价要14元。

      这钱对这部大书说来虽不算太贵,可对一个念书的学生却实在不是个小数目。自己手头没这么多钱,可书又实在舍不得。

      思来想去,就自己的一件皮大衣还值点钱了。大氅虽是布面,样式有点土气,领子还是用两副“马蹄袖”拼凑起来,可毕竟是皮衣,父亲费了些心力。

      可当时实在舍不得那本“大字典”,又想到将来准能将大氅赎出,朱自清便毅然将它拿到了当铺。因为想到将来赎回,便以书价作当价:14块。大氅当然不止这个价,所以当铺柜上的人一点不为难,即刻付款。

      拿上钱,朱自清马上去把那本《韦伯斯特大字典》抱了回来。不料,那件费了父亲许多心力的大氅,却终究没有赎回来。

      毛泽东“圈书”

      毛泽东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建立了丰功伟绩,献出了毕生的精力。他不仅是一位伟大的政治家、思想家、理论家、军事家、演说家、诗人、书法家,而且还是一位终生治学的学问家、读书家。

      在毛泽东的一生中,像他那样酷爱读书,读有所得,得而能用,用而生巧的人,在古今中外的历史上实属罕见。

      毛泽东的中南海故居简直可称为“书天书地”,房子里到处都是书,就连床也大部分被书占领。

      毛泽东晚年虽重病在身,但仍不忘阅读,而每读一本书,都会在重要的地方划上“圈”“点”等各种符号,在书眉和空白的地方写上批语,并且还会把书文中精彩的地方摘录下来,写成读书笔记。

      巴金“忆书”

      著名作家巴金的读书方法十分奇特,因为他是在没有书本的情况下进行的。

      读书而无书的确算得天下一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巴金说:“我第二次住院治疗,每天午睡不到一小时,就下床坐在小沙发上,等候护士同志两点钟来量体温。我坐着,一动也不动,但并没有打瞌睡。

      我的脑子不肯休息。它在回忆我过去读过的一些书,一些作品,好像它想在我的记忆力完全衰退之前,保留下一点美好的东西。”

      原来,巴金的读书法,就是静坐在那里回忆曾经读过的书!

      茹志鹃“煮书”

      在当代著名作家茹志鹃的书室里,挂着“煮书”的条幅。

      她说:“书,光看是不行的,看故事和情节,等同于囫囵吞枣,应该精读。这还不够,进而要‘煮’,‘煮’ 得烂熟、透彻!”

      侯宝林“抄书”

      相声语言大师侯宝林只上过三年小学,由于他勤奋好学,使他的艺术水平达到了炉火纯青的程度,成为有名的语言专家。

      有一次,侯宝林为了买到自己想买的一部明代笑话书《谑浪》,跑遍了北京城所有的旧书摊也未能如愿。

      后来,侯宝林得知北京图书馆有这部书,就决定把书抄回来。适值冬日,他顶着狂风,冒着大雪,一连十八天都跑到图书馆里去抄书,一部十多万字的书,终于被他抄录到手。

      高尔基“救书”

      世界文豪高尔基对书感情独深,爱书如命。一次,他的房间失火了,他首先抱起的是书籍,其它的任何东西都不考虑。

      为了抢救书籍,高尔基险些被烧死。他说:“书籍一面启示着我的智慧和心灵,一面帮助我在一片烂泥塘里站起来,如果不是书籍的话,我就沉没在这片泥塘里,我就要被愚蠢和下流淹死。”

      田中角荣 “撕书”

      曾任过日本内阁总理大臣的田中角荣,早年由于家境贫寒,上完高小以后就失去了系统学习的机会。在半工半读的学习中,他十分注意读书方法。

      为了锻炼自己的记忆力,田中角荣一页页地背诵《简明英和词典》、日文辞典《广辞林》,采用的办法就是一次撕下一页,记熟了就扔了。

      这锻炼出田中角荣非凡的记忆力。




◆声明:本站属非营利性纯民间公益网站,旨在对我国传统文化去其糟粕,取其精华,为继承和发扬祖国优秀文化做一点贡献。所发表的作品均来自网友个人原创作品或转贴自报刊、杂志、互联网等。如果涉及到您的资料不想在此免费发布,请来信告知,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 全部资料都为原作者版权所有,任何组织与个人都不能下载作为商业等所用。——特此声明!

留言

验证码 表情

共 0 条留言(管理员审核才能显示),查看全部
  • 还没有留言,赶紧来抢沙发吧~

个人文集


吴展团文集

公众号